www.33kcd.com_www.33kcd.com-【网上娱乐】

社友网

2019-10-21 18:52:30

字体:标准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责任编辑:www.33kcd.com_www.33kcd.com-【网上娱乐】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空难近5个月后印尼狮航开始准备IPO 新款宝马i3系列今晚上市续航最大可达359km。 亚马逊与纽约“分手”:你傲娇就别怪我走 联储超鸽股市忧多过喜恐美经济转坏港股两日跌400点 杨幂被传与工作室不和闹分家?嘉行连发3条动态力辟谣言 盐城爆炸工厂连续3年因违法被罚环保罚款上百万 坐月子越吃越瘦?陈意涵晒近照引网友跪求菜谱 拒绝里程焦虑!全新一代唐EV新车前瞻 张紫妍案证人呼吁艺人发声自曝绝望:记者都躲着 聚合支付走向站队化:阿里入股收钱吧京东收购哆啦宝 没有泫雅的爱情那就来一件同款缎面吧 世界铂金投资协会:2019年铂金盈余扩大需求也增加 否决脱欧协议又不同意无协议脱欧英国的选择不多了 腾讯手机游戏第四季度营收190亿元同比增长12% 委员:建议将0-3岁子女养育费用列入个税专项扣除 业绩增速明显却遭唱空,金蝶国际到底冤不冤? 纯电续航近70公里指挥官PHEV动力曝光 月18日市场情绪指标变动:美债收益率下降利多金银 首批科创板受理企业看点在哪?申万宏源给出全景透视 花滑世锦赛隋/韩状态明显回升中国队拿冰场当家 里昂:新华保险目标价升至40元维持跑输大市评级 特朗普碎碎念见效?民调称通俄门报告信任度受损 深度:美联储加剧新房地产泡沫美国或再临明斯基时刻 赛前训练日俄女单擦出火花扎吉托娃让日媒惊叹 台广播名嘴吴乐天去世讲抗日传奇英雄听众上百万 预告-国足失利再看国奥16:30直播奥运赛战老挝 要是离开湖人科比说想去这!梦想就是来这打球 恒大新能源汽车计划3年内实现50万-100万辆产能建设 黄渤探访南非大草原近距离接触长颈鹿新鲜感满满 依赖马龙丁宁老将打天下国乒后备力量不如日本? 奔驰宝马集体降价是减税降费的\"传导效应\"显现 蔡徐坤回应潘长江:网络暴力伤人我们别在意 恒大健康亏14.28亿主要与贾跃亭旗下FF及其重组相… 2月网贷行业持续三降;拼多多、拍拍贷、乐信发财报 消费增速未反转:网购跌破15%辉煌不再汽车降幅收窄 戴小京用婚姻妙比创投风险:创客、银行家都有风险 广州互金协会:App商城等平台立即下架所有现金贷产品 环球时报:越南炒作西沙摩擦只会让自己难堪 Uber或下月提交IPO招股书货运业务首次走向欧洲市… 继意大利之后又一个欧洲国家也考虑加入一带一路 为实现2020年自动驾驶商业化日本修订道路法规 今年春天第一件衬衫你得向刘涛孙怡看齐 联合国:向江苏响水化工厂爆炸受害者家人表示慰问 新西兰总理承诺控枪反控枪团体势力强大或再阻挠 马斯克发内部邮件敦促特斯拉员工:交付是头等大事 瓜子二手车:车主少卖钱买家多花钱? 那个要做机器人的碧桂园今年净利赚了485亿 武磊的困难还在后面!挑战巴萨PK4支西甲前5球队 西媒解读争议:皇马点球疑漏判魔笛进球确该被吹 新西兰枪击案凶手宣称是川普支持者 天风策略:产业资本历史大复盘领先信号为何失灵? 美银美林:长实集团目标价升至77元维持买入评级 年报快评:混改怎么改?中国联通告诉你答案 Q3/Q4Sportback?奥迪全新溜背SUV谍照 阿兹海默病神奇新疗法!可提高小鼠认知能力 总冠军赔率更新:火箭飙升至前三湖人彻底出局 小摩CEO:科技巨头应做好准备迎接监管机构全面冲击 叶永青发公开信:否认“抄袭谋取暴利”委托律师处理 法院院长被网友戏谑“讲原则”贪官因只收熟人钱 十方控股设合营从事数码媒体项目 现代起亚向印度打车软件Ola注资3亿美元 这个领域中国稳居世界第一仍将保持两位数的增长 萨拉赫遭名宿痛批:自私!贪婪!抬头看看队友 神吐槽:魔术师说的巨星可能是他!做好心理准备 南加野花盛開過敏季節到了 河南固始公交车车祸4死15伤:伤者多为吃宴席村民 IMAXCHINA3月15日回购14万股耗资287… 戏外超有爱!郭京飞杨佑宁卖萌搞怪庆白色情人节 凯莉詹纳与丈夫情裂?消息人士辟谣夫妇彼此信任 字母哥复出砍27+8+7雄鹿大胜季后赛潜在对手 绿景中国地产:年度营收升52.16%至45.16亿元 25+8+7心态却被防到炸团战可以输库里必须凉 北京今有小雨夜间阵风7级明天最低温临近冰点 瑞信:维持中国联通中性评级目标价上调至10.3元 美国参议院否决边境紧急状态令特朗普将行使否决权 Angelababy、姚晨的老板王忠军为何押华谊3股换… 共享单车押金新规征求意见稿出炉:专款专用当日退还 环保又时髦!陈小春拿废纸做西装口袋巾 华大基因起诉自媒体侵犯名誉权案开庭要求公开道歉 中国建筑国际:颜建国出任董事会主席 网络传销靠月入10万吸纳传销会员38万人涉案超10亿 一张图看懂腾讯财报:净利润同比下滑32% 盈利不及预期引跌股价腾讯游戏收入占比创11年新低 商标拉锯战:无印良品MUJI电商C位不保? 比亚迪唐EV600即将上市综合续航500km 政策会议召开在即美联储希望避免发出模糊信号 卡纳瓦罗颁新国足纪律:吃饭不能玩手机不能迟到 苹果CEO库克:产品销量和专利数不是苹果最在意的 暴捶苏明成?郭京飞:庆幸观众把角色和演员分开 \"脱欧\"变\"拖欧\"?一图解读英国延期脱欧影响几… “大数据杀熟”愈演愈烈电商诚信修复成系统工程 埃塞航忍无可忍没想到《纽约时报》这样欺负人 冬奥支线地铁即将开建2021年年底前建成通车 任天堂新游戏将支持中文 表展烩|这些年度爆款腕表来袭今年买到就算赢 美的推出新品牌\"布谷\"家电企业如何玩转多品牌战略 浙江省交投集团原副总经理李雪平索贿获刑5年 特朗普首次动用总统否决权阻止国会推翻紧急状态令 DJLOVE妻子浦绘里香怀孕预产期八月下旬 两会上习近平的这些“警句”发人深思 电动车共享平台降成本:比亚迪、大众率先试水 王鸥回应《芝麻胡同》角色争议:愿听到不同的评论 女人分手后,会删除前任的微信吗? 欠债5亿欧元意大利暂停购买F-35战机惹恼美国 韩国娱乐圈地震水有多深?电影都拍不出来 东风本田享域最新消息将于4月10日上市 爽不爽!这名潜在总统竞选人打算取消你的全部学贷债务 加入“夸夸群”?特朗普张嘴就夸:美军必胜 OPPO发布ColorOS6GameBoost升至… 不顾美国反对澳批准华为参与铁路通信系统建设 奥迪寻求与保时捷建立更紧密联系以削减成本 体育总局领导现场观战国足高层对中国杯格外重视 25名綠委支持蔡英文連任 直击|百度总裁张亚勤将于十月退休 TCL集团:计划2020年一季度推出折叠屏手机 报告:80后成养生维权主力90后铲屎官为宠物维权 林心如罕见晒娃!两岁女儿小海豚露“奶油桂花手” 世锦赛扎吉托娃夺冠成就大满贯梅娃第3陈虹伊第19 宇野昌磨幽默化解发布会尴尬以全新心态迎接比赛 倪大红被侃没帮郭京飞分担火力回应:五月才有空 解决大肚腩大粗腿,试试这套健身流程 企业用散浆生产纸尿裤佰斯特公司:竞争对手诬陷 从行星发动机到核电项目代表建议推动核能\"走出去\" 我是蒂姆·苹果,我的新品宣传图被网友玩坏了 小鹏汽车迎考验:规模化交付难产品质量“定生死” 苏亚雷斯因伤缺席中国杯巴萨官方:将伤停10-15天 量子通信争议,经典派到底争了些啥? 网曝胜利聊天群记录发女生照片并挨个评头论足 藍15縣市首長挺自經區陳美伶重申沒必要 雨润食品再跌9%内地猪价续大幅回调 听障妈妈力压非洲选手夺金她是马拉松赛道真女神 长安福特新款锐界申报图曝光预计年中上市 梅罗时代落幕?落不了!姆巴佩还是先往后稍稍 美网站选中国最美最帅面孔杨超越吴京登顶 腾讯及港交所ADR齐收跌 路易斯·汤姆林森妹妹疑似心脏病发去世年仅18岁 中国海军珠海舰为何没到年限就退役未获保养状况差 达利欧给中国中产的投资建议:组合加被动 评论:电商屡涉传销别以“不正规”掩盖违法之实 中方:将继续鼓励印巴相向而行通过对话化解分歧 传中国拟斥资数十亿美元重夺全球超级计算机霸主地位 美联储会议本周召开:由“鹰”转“鸽”将行至何处? 穆里尼奥承认欧冠看走眼:以为拜仁会淘汰利物浦 法拉利多款天价高性能车存燃油泄漏风险召回2150辆 贷款超市导流背后:难寻运营方有产品年利率超100% 鲍威尔:美联储将保持耐心预计今年美国经济稳健 美丽中国下跌12%料去年亏损显著上升 Facebook兩要員離職疑跟出包有關 专业坑妻这个男人狂怼特朗普殊不知妻子心里苦 相隔13年合演《怒火》谢霆锋挑战宇宙最强甄子丹 因起火隐患:惠普扩大笔记本电池召回范围 C罗因争议庆祝动作遭欧足联罚款2万欧元无需禁赛 港股市场迎重磅财报周逾400家公司公布业绩(附图) 成都七中实验学校事件:有人疑似制作虚假食材图片 滨江服务港股上市浙商戚金兴资本版图再扩张 张敬轩用眼线笔在女歌迷脸上签名立半裸跳舞flag 美国天天逼盟友禁华为盟友不高兴:我们自己做主 南京门店被曝卫生不佳后杭州有关部门约谈外婆家 苹果CEO库克来故宫并且和博物馆院长聊了聊 山西乡宁山体滑坡救援现场:男孩被老人护身下获救 李克强记者会上这些话掷地有声(图) 波音百年迷途:意外没有结束 平时一个不起眼的运动坚持下来竟然有这么多功效 周慧敏晒近照笑容温婉深夜练琴风采依旧 美国法官裁决:高通欠苹果10亿美元专利费退款 社交媒体会改变你对自己长相的看法吗?负面影响很大 羽联排名陈雨菲居次席创新高女双日本占据前三 江苏盐城千余警力星夜驰援响水转移9000余名群众 7国科学家呼吁:暂停人类生殖细胞系基因编辑临床应用 新利软件料去年度纯利升逾40% 美国多达四分之一的孩子父母中至少有一人是移民 俄罗斯:OPEC+需在5月或6月就延长减产协议做出决定 警察厅搜查郑俊英住所计划近两天申请拘捕令 炸了!库兹马推特暗示支持交易詹姆斯?真相是… 王兴还能不能看清美团的未来? 健美男子三次拿下冠军锻炼前后的形象差别太多! 两部门发布粤港澳大湾区个人所得税优惠政策通知 Netflix新片《你房里有人》定导演畅销小说改编 罗振宇总结得到大学开学典礼:只听到了“意外”二字 海尔董事局副主席梁海山:生态的核心是带来增值 腾讯刘炽平:PC游戏下跌因为现在用户主要用手机游戏 神吐槽:不说了!魔术师的不看人传球是真厉害 70城2月房价出炉:57城环比上涨一线城市止跌回升 法国铁塔18+20防的状元9中1爵士17分大胜太阳 陈坤变身影迷会会长为倪大红征集应援口号很可爱 宝马“三步走”战略:整合三大品牌2022年实现120… 苏宁易购对外投资移除多家金融类公司 成都网警辟谣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相关信息1人被刑拘 俄军着手建设封闭性主权网络可支作战及后勤保障 南加雨水充沛野花盛開引來大量蝴蝶 电子废弃物藏千亿级金山银矿无序市场资本有心入局 台湾高雄信众连续三年赴“妈祖故乡”湄洲岛谒祖进香 企业用散浆生产纸尿裤佰斯特公司:竞争对手诬陷 资金外流或在金融城重演高盛、小摩等投行逃离英国 女子患病只喝\"神奇\"果汁离世涉事公司:已成立调查… 最长学习年限内未完成学业中国逾500名研究生面临清退 高盛表示美联储可能很快就会让通胀比平常略高一些